欢迎您访问狗万提现 方式_狗万提现速度_狗万 让球!  今天是:

您的位置:

首页 >> 知识天地


马融的绛帐

[ 信息提供:118ss | 时间:2016-03-01 | 作者: | 浏览:10514次 ]

风起绛帐 千年流芳

在扶风县的绛帐镇说起“马融”和“绛帐传薪”的典故,没有人不知道。

史载,扶风人马融“为人美辞貌,有俊才。”但他之所以声名千古,为后世学者所尊重,是因为他一生中重视教学、注重人才培养的结果。在中国古代教育史上,他继孔子之后开创了最大的私学办学规模,并在教学方法上标新立异、独树一帜。东汉着名的学者郑玄、卢植等,都出于他的门下。

怎样的教学方法在当时算得上标新立异、独树一帜呢?据史书记载,马融“善鼓琴,好吹笛,达生任性,不拘儒者之节。居宇器服,多存侈饰。常坐高堂,施绛纱帐,前授生徒,后列女乐。”可见,他的教学方法确实很有特色,令人耳目一新。“马融讲经论道的时候,常在高台上挂一个绛色大帐,并在帐后设列女乐,轻歌曼舞,学生们却不被歌舞所动,专心听讲。由此可见马融讲课的吸引力有多强,听讲者求学之心有多迫切。”常年研究扶风人文典故的冯仲明认为,从此段历史记载可以看出,马融是一位在很多方面开风气之先的教师。“绛帐传薪”的典故至今广为流传,说的就是马融“施绛纱帐”讲学授徒的故事。

千年经台 遗址何在

那么,马融设帐讲经的“讲经台”到底在绛帐的什么方位?如今那里还有没有当年的遗址?记者专程前往绛帐一探究竟。

关于讲经台的旧址,当地人有着不同的说法——有人说是南门外,另一种说法则是南门内。

在绛帐中学工会主席罗宏远老师王岁旺的带领下,记者找到了绛帐的南门楼。“这个门楼是 1998年新修建的,听老辈们讲,当年马融就在这个地方设帐讲经。”刚出南门楼,罗宏远和王岁旺就指着门楼外的一片空地说道,路过的几位村民也随声附和道:“就是这儿,就是这儿!马融当时就在这儿讲经论道哩!”但在这里,我们看不到任何和讲经台有关的遗迹。

居住在西街村一组的王建义和他们的说法不一致。王建义今年已年过七旬,是个土生土长的“老绛帐”,他告诉记者,“土台”在门内东北方向大约 50远的地方。

文章转自扶风吧

在南门楼外,记者找到了 1998年重修南门楼时立的石碑,碑文上记载:“城南有戏楼一座,门内东北有民国初修建的讲经台遗址,台上有铁钟一口。”也就是说,两位老人口中的土台应该是民国初修建的讲经台遗址,但当时修建是不是在原址上,我们不得而知。据两位老人回忆,“讲经台”遗址大概是在 1958年被毁掉的,后来人们相继在这里盖起了楼房。

更名绛帐 追忆先贤

一个地名就是一部历史。可近几年,在城市化进程中,很多与地名息息相关的历史掌故、人文传奇也慢慢随之湮没。现在一说起绛帐,人们自然而然想到的就是扶风县绛帐镇。“‘绛帐’绝不仅仅是个地名!”冯仲明认为,“绛帐”不仅是个地理信息标志,更重要的是一段历史人文记忆。

从罗宏远那里,记者了解到,绛帐以前并不叫“绛帐”,而叫“齐家埠”,之所以后来改为“绛帐”,就是当地人为了纪念这位大儒学家并继承他的教育思想。

其实,“绛帐”深厚的文化内涵从古人先贤的文学作品中可以窥得一二。比如唐代卢纶的《上巳日陪齐相公花楼宴》中写道:“礼卑瞻绛帐,思浃厕华缨。”皮日休的《吴中言怀寄南海二同年》中也写道:“三年漫被鲈鱼累,不得横经侍绛纱。”还有清代的袁枚《别座主留松裔少宰》中提到:“绛帐分手最堪悲,况复吾师头白时。”黄遵宪的《己亥续怀人诗》之十一中也提到:“绛纱坐帐谈名理,胜似麻姑背痒搔。”……这样的例子在古代诗文中不胜枚举,足以见得马融“绛帐授徒”的影响多么深远。

“如今,人们常用‘绛帐授徒’、‘绛纱坐帐’等比老师教育学生,用‘绛帐待坐’比喻学生受教老师,用‘绛帐’、‘绛纱’、‘马帐’等比喻受教学习的地方。‘绛帐’一词,显然已成为后世对讲席或师门的敬称,而“绛帐传薪”也成了尊师重道的代名词。”冯仲明自豪地说。

 

 

文章转自扶风吧(稍有改动)

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